草莓视频辛福包

决赛也是一幅成品画一幅现场画,现场画是指定的,还部分中西方。擅长不同类型画作的孩子,只能自求多福了。宋二笙是被老师们赋予厚望的人,因为只有她一个中西都能扛得住。其实按理说,如果是现场画模特这类的西洋画,很多孩子都是没问题的,不过决赛肯定不会这么简单。

但是西洋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比国画要简单一些。因为很多评委对国画的评价都是很主观并且严苛的。比如说一个意境,就能逼死很多参赛选手。就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种事一样,国画评比上也很难选出一个第一来。

所以说,这最后的决赛,一小部分是拼的运气,一大部分,是拼的后台。

没错,就是后台。越是很重要的比赛,越是拼后台的时候。宋二笙这一年多,小比赛不怎么参加,大比赛参加的话,十次里有七次是拿不到第一的。靳博曾劝她重量级别的奖拿不到,就拿次一点的,靠数量取胜。可宋二笙的目的,也并不都是拿奖而已。她有时候就是为了偷偷懒,然后看看周围同龄孩子的水平,顺便取长补短。

有的是比她强的,比如机器人设计大赛这种。有的是肯定不如她的,比如数学绘画。综合说来,如果是公平公正的话,十个奖宋二笙可以拿到八个。最后只拿到三个,只能说,有良心有道德的比赛还是存在的…….

不过,眼前这个绘画比赛明显就不是了。复赛的时候,宋二笙就发现了。有的孩子明显基础都不好,却晋级了。说没有内幕,怎么可能。基本已经见识到其他孩子绘画水平也学习到一些东西,宋二笙觉得可以了。所以这个决赛,她根本就不太上心了。但是做事不努力也不是她的作风,因此她还是每天耗时好久在磨参赛的画。

就算有的老师心疼她,暗暗提醒她,宋二笙也之装作听不懂。她努力为的是自己,又不是为了别的什么。

现在是娜娜每天开车接送宋二笙上学放学。她也搬回家住了。说是不放心三千一个人上学,也不想长辈们操心,就主动揽下了这件事,但是宋二笙知道,她是在担心爷爷。

这孩子就是典型的面冷心热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热。或者说,绝对不会按照常理去安慰照顾别人,只会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事,全凭自我。这种笨拙却又直接的关心,让宋二笙笑了好久,也让宋三爷笑了很久。

“所以黎明也知道荆棘鸟的事了?”迷梦的脸在电脑屏幕上放大了。因为她太激动,冲上来了。

宋二笙忍住后仰的冲动,“你就算冲上来也不会冲出屏幕的,退后。”这么大的脸,看着好恐怖。大晚上的,就不能小清晰一点。

迷梦无语,不过也还是退后了,“我都出国了你才和我说荆棘鸟的事,害我在这边瞎激动,你要是早点和我,我才不离开呢!!你就是故意的!!这么大的事,就算你考虑董家,也要考虑我的好奇心啊!!”

炎热的夏天私房

你还真是理直气壮。宋二笙喝口水,“现在你的好奇心也被满足了啊。”

迷梦撇嘴,“你不想用黎明啊?”

宋二笙点头,说了自己的打算。

迷梦无奈,“三拳难敌六手,你就算本事滔天,也会有自顾不暇的时候,要不,我回去吧……”

宋二笙笑了下,“你就这么看不起我?”

迷梦摆手,“我就是担心你而已。现在对你有敌意或者说惦记你的人太多了,董之南和我说过,帮你挡下的人就成堆成堆的,你现在还要分心对付荆棘鸟,万一…….”

“就算有万一又如何。”宋二笙是真的不在意,除了死和植物人,别的她都不怵。

迷梦佩服的点头,服你!!叹口气,“感觉我这样,太没义气了…….”明知道孟奔走了,她还也没陪在三千身边…….让三千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事…….

宋二笙拿过一本书,翻看了起来,“会良心不安就在那边好好的过,然后好好的回来。等你回来,我们也搬回东坡新村了。对了,到时你住哪?”迷梦以前的家已经被拆了,东林院也随着东坡村进行了一系列的扩建和改建。除了东庙和后山没动,其他地方都变了。

迷梦不在意,“我怎么可能没地方住,大不了谁在东林院,就当睡酒店了。”

两个人又聊了一下,直到祝妈妈过来叫宋二笙洗澡,才断了联系。在宋二笙泡澡的时候,祝妈妈进来帮她剪脚趾甲,宋二笙这辈子最不擅长的事,就是自己剪脚趾甲。无论她多么的小心,都会剪流血,却要直到她走路脚疼了才知道自己又剪流血了。对于这件事,宋家人的想法就是,幸好你还有这么笨的时候……..

宋二笙也很喜欢家里人轻柔的揉弄她的脚,很舒服。不过力道不对的话,就该觉得痒痒了。

祝妈妈在膝盖上垫着毛巾,一边小心翼翼的剪着一边问迷梦的事。说到最后,祝妈妈问,“笨笨和迷梦都去留学了,你呢?你还真就一辈子都守着家里不挪窝儿啊?”

对孟奔的离开,孟爷爷和谁都说是留学了。短期留学。

宋二笙就知道妈妈会说这件事,“主要是,我想学的东西,都已经学到了啊,没必要出国啊…….”

“瞎说。”祝妈妈直接否定,“画画呢?我听你小姑说了,想好好画画就得出去看看,不然多好的天赋也不行。你不是喜欢画画吗?先甭管以后如何,先出去看看,好好画画,怎么样?妈妈给你出钱!!”

宋二笙知道这时候拒绝的话,妈妈绝对会有一车的哈在等着自己,想了想,“等我高中毕业吧……不然您看看现在,笨笨和迷梦都扔下我出国去了,我要是也出去,不是正好便宜了他们?等他们都回来了,我再出去,也正好让他们尝尝被扔下的滋味啊……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