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777视频

唐宋安慰道:“没事了,你的身体不会有事的。”

徐可儿仰望着唐宋,喃喃道:“唐宋,你是爱我的,是吗?不然,你怎么会救我呢?”

唐宋摇头,说道:“别瞎想了,你有身孕,应该好好待在家里保养,不该跟你爸爸一起来捣乱。”

徐可儿脸上露出笑容,她伸出一只手在唐宋的脸颊上抚摸,她心底波澜起伏,她觉得自己让唐宋回心转意有希望了,就说道:“唐宋,我们重归于好吧?我很想你,你知道,除了你,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的。”

徐可儿满脸的期待。

唐宋摇摇头说道:“过去的就过去了,我根本没有爱过你,你就别自欺欺人了。”

徐可儿听到唐宋好不客气地说他更本不爱自己,心底一阵难过,她搂着唐宋的脖子泪流满面,悲伤地说道:“唐宋,我多么希望你说一声爱我,哪怕是一句假的也好。为什么你就对我这么心狠?”

唐宋轻轻推开徐可儿说道:“你别无理取闹了,你知道我心里爱的是谁。还有,你和你父亲赶紧离开这里,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徐可儿擦了一把眼泪,脸上的妆容也被破坏。她面向伍月说道:“我知道你一直爱着她,但是,她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,她根本就不爱你,你为什么就这么固执呢?”

唐宋的心像是被刀捅了一样难受,他看着伍月隆起的肚子,突然想哭,自己那么爱她,却丢了她,是自己太过于想从徐可儿那里取回唐氏指环,才一步步陷入徐可儿的陷阱,才将伍月逼走。

唐宋叹口气说道:“徐可儿,你不是也怀了别人的孩子吗,你有什么资格说她?她不过是追求她的幸福吧了。”

徐可儿无语,如果自己没有失身于王景林,唐宋会爱上她吗?未必。

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

徐华东被众人扶起来,他看到伍月阴冷地目光,不觉心底一阵恐惧,感到脊背冒冷风。

徐华东指着伍月说道:“你居然敢打我,你等着,早晚我要斩草除根,不留后患。”

伍月听得很仔细,她上前一步,徐华东吓得向后退了一步。

伍月问道:“斩草除根是什么意思?你想杀我,以防后患无穷?”

徐华东哼了一声说道:“是,你跟那个女人太像了,一举一动,都摄人心魄,你这样的女人一定得死。”

唐宋听到徐华东的话,走到近前说道:“你想害她?看来,你是跟她有仇啊。我倒想问问,你与东方洪大师是什么关系?”

徐华东闻言色变,他面色苍白,大声狡辩道:“我除了听说过他是雕刻大师,其他一无所知。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。

唐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揪住徐华东的衣领问道:“你家里的莲花玉器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唐宋看着徐华东三扁不圆的脑袋,想起徐华东对唐家所做的诸多坏事,想把他的头给打烂。

徐华东早就被唐宋吓得没了脉,他哆嗦着说道:“玉器是我从地摊上买来的。”

唐宋哼了一声,既然地摊上淘来的东西,那也就不能证明莲花玉器是不是真品,所以,你还是不要再纠缠马丽。她是一个独立的人,不再受你的摆布。”

徐华东仗着胆子一摆手说道:“马丽是个背信弃义的女人,她干了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,我是一定要惩罚她的。”

马丽从屋子里走出来,她此时也横了一条心,说道:“徐华东,我告诉,我还真就动了你的莲花玉器,既然你说是从地摊上得来的,莲花玉器也许就是假的,让我一不小心给弄碎了,也就是说它根本不存在了,你就别惦记那物件了。”

徐华东一听,差点摔倒,他绝望地吼道:“你是不知道,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?居然被你给毁了,我饶不了你。”

马丽冷笑道:“你一辈子的心血?我知道正真的莲花玉器可是东方洪大师的绝世之作,莫名其妙到了你的手里,一定是有隐情,况且东方大师死得不明不白,我看十有八九是你谋财害命!”

徐华东此时像是受了刺激,他抱着头在地上打起滚来,嘴里喃喃自语道:“不是我,不是我,我没有杀人,我没有杀人……”

徐可儿见父亲这么怪异,赶紧叫人把徐华东抬上车。

徐可儿回头看了一眼马丽骂道:“你等着,我不会放过你,你怎么可能会打碎莲花玉器?一定是你将物件藏起来了。”

马丽看着徐可儿不可一世的样子说道:“徐可儿,噢,不,我应该叫你周可儿,你爹其实不姓徐,姓周,你爹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。我想就他那坏样,说不定会有个私生子,所以,你最后安静点,万一哪天你那个兄弟姐妹站出来,私吞你们家财产,你想哭都没有调了。”

徐可儿气得跺着脚指着马丽骂道:“死丫头,你胡说八道,我慢慢收拾你。”

徐华东这时候清醒了许多,他又下了车子,吩咐人绑架马丽。

唐宋看到这个情景,知道徐华东为了找莲花玉器动了这么大人力,并且提到东方洪,他就神不守舍,这里一定有故事。

唐宋走上前大吼一声:“周华东,你害了东方大师,现在还要继续害人,我看你早就应该暴露原形了,你会受到法律的惩罚。”

徐华东哈哈大笑道:“就凭你们几个,还想陷害我,忘了我是谁了吗,我是恒大市的大佬,我会让你们都消失在我眼前。”

唐宋一面与徐华东周旋,一面拨打警察局电话,大约半小时,警车呼啸而来,将院落包围住。

徐华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见许多警察涌入院子,他急忙叫人先离开。不等徐华东上车,几名警察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徐华东暴跳如雷,冲着警察吼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,知不知道我是谁?我是恒大市徐氏集团的董事长,你们竟然敢跟我过不去,工作都不想要了吗?”

一名警察向徐华东敬了一个礼说道:“徐董事长,你今天私闯民宅,涉嫌绑架,我们请你到警察局做一下调查,请你配合。”

马丽一听高兴地说道:“对,他要绑架我,他之前已经非法拘禁我很长时间了,”马丽咬了咬牙说道:“他还涉嫌非礼我,让我失去贞洁。”

徐华东气得身子向后一仰,倒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