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豹记录生活记录你我

   鲁卡看着他们抢来抢去,聒噪的不耐烦,越过火猿走到盖亚面前,一副‘大义凛然’的样子,从他手里夺过红色晶石。

   他将染着血的红色晶石凑到鼻尖嗅了嗅,十分嫌弃的撇撇嘴,一下子塞进了盖亚嘴里。

   “你自己挖的臭石头,你自己咽!”

   说完,还不忘使劲锤了一下盖亚的胸口。

   盖亚有些吃痛,直接将红色晶石咽下。

   火猿登时睁大了眼,死盯着盖亚一会,又凶神恶煞的超鲁卡发动攻击。

   “诶!你……”鲁卡来不及闲扯,被火猿击中右肩,便变成豹型,朝树上爬蹿,试图将他引开。

   不料,火猿却轻松的跃到了他的上方,一脚将他踹下树。

   鲁卡吃了亏,便想讨回来,不服输的怕上树,结果,情况还跟之前一样……

   盖亚吞下红色晶石后,心有余悸的站在原地,生怕再出现之前那种情况。

   鹿斯基看好戏的瞅着树上,鲁卡被火猿追到很狼狈,没几下,就被火猿给扔下树。

   豹崽懵懵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父亲,想了一会,跑到鹿斯基腿脚,用爪子挠他,然后抬起前爪,慢慢爬上他的腿,熊抱住,冲他‘嗷嗷’乱叫。

  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

   鹿斯基虽听不懂,但也明白,他们是想求他去帮鲁卡。

   帮倒是无所谓的,就是这死豹子,那副不领情的死傲娇样,他有些不受不了。

   “鹿斯基,你不用管我,快去帮鲁卡,盖亚这边有些怪,我带着崽崽过去看看。”

   池深深双手托着藤蔓小床,徐徐走向盖亚。

   豹崽们赶紧跟了过去,怕鹿斯基不帮忙,还不忘回头瞅瞅,时不时的‘嗷’叫一声,似是提醒他赶紧去……

   鹿斯基深吸一口气,活动了一下筋骨,就准备跳上树,跟火猿周旋,忽然,觉得心里有些空,便顿住步子,回过头走到池深深面前,揽着她的腰肢,一本正经的看着她。

   “干啥?这都什么时候,你是鬼附身了?还不去帮忙?呀!你该不会真被猿王附身了吧?”

   池深深一边嘟囔着,一边将蛇毒喷瓶对准了鹿斯基。

   鹿斯基‘哎’了一声,说道:“火猿又没靠近我,我也有防备,怎么会再一次的中他的招呢?”

   “啧啧,谁知道呢!”池深深不敢苟同的挪了挪身子,顺便唤着豹崽离他远点。

   鹿斯基有些尴尬的松开手,道出真相:“我只是想让你补充一下能量而已,你何必这样防着我呢?这不都是为了救豹崽的父亲吗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池深深懒得理他,扶着盖亚的胳膊,柔声问:“你怎么样了?”

   “没,没事,暂时没事,你还是离我远些……我真怕控制不住这力量……”盖亚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喘着气,他现在的感觉很难形容,但隐约觉得会控制不住,不想伤了深深,便让她离开。

   池深深没给他回应,望了一眼跳上树的鹿斯基,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鲁卡,悠悠的说:“好奇怪,好像大家能力都变弱了,鲁卡被火猿这么一扔,竟躺在地上起不来了,鹿斯基跳跃的能力也没有那么夸张了,至于你……好像很不舒服……是不是……啊……”